Thursday, June 29, 2023

元素方城市劇情

柏尼與辛德是從故鄉移居的火族移民,當時元素市仍是以土、水、風三族為主要居民的城市,他們得面對其他元素居民對火族保持距離乃至於排斥的態度,但最終兩者仍在城市裡安居定業,還將家傳的藍焰安置在住宅裡,隨著女兒小炎出生,夫妻倆開設名為「Fireplace」的商店維持生計,火族居住的社區逐漸發展成名為「火鎮」的區域。小炎自幼耳濡目染協助家裡的店務,還展現了製作玻璃製品的天賦,不但面臨著家裡要求接手家族事業店面的期盼,還得看待家裡反覆告誡「元素無法相容」的傳統觀念,柏尼與辛德則因為先前被水族居民不友善對待的經驗,對水族極度反感。隨著小炎成長為機智火熱、但脾氣火爆的火族女子,柏尼的健康狀況已不若年輕時期,她開始想著在父親退休後,依照家裡的期待繼承家族事業店面,柏尼教導著容易情緒激動的小炎控制情緒和與待客之道,辛德作為占卜師為顧客解惑之餘,仍提點小炎應遵從外祖母的遺願和火族對象成婚。

某日柏尼委託小炎幫忙看店,小炎在處理店務的過程中因為動了脾氣,為了避免顧客遭受波及而衝向店裡的地下室宣洩怒火,豈料此舉反而令地下室著火,連帶破壞了水管,一名水族男子隨之從水管竄出,導致地下室淹水難以運作。水族男子告訴小炎,他是元素市市政廳的稽查員水弟,因為發現小炎家族的店面管道有問題,於是準備開罰單兼向上級通報此事,要求小炎的家族將店面停業。小炎懇求水弟不要向上級舉報她的家人,但水弟仍趁隙逃脫,兩者在街上展開追逐,為了保住家族的店面和追上水弟,從未踏出火鎮的小炎搭上列車抵達了元素市,在市政廳與水弟晤談和請求對他們家族的店面違規事項從寬處置,但是當水弟試圖說服土族官僚芬恩時,小炎仍不慎因為憤怒引燃了,芬恩將罰單呈交給上級,表示小炎家族的店面將在一個星期後勒令停業。返家後的小炎發現父母正拼命修繕地下室的設備,辛德還透露了夫妻倆年輕時期因為被一場風暴摧毀住處,為求生存而遠離家鄉,柏尼從此和親人永別的往事。

小炎再次和水弟碰面,獲悉水弟準備觀看空氣球賽而共赴颶風體育場,他們找到了水弟的直屬主管兼風族女性蓋兒,起先蓋兒和小炎針鋒相對,但隨著水弟熱情地帶動現場多數觀眾勉勵擔心母親病情而狀況不斷的風族選手Eutz,令Eutz獲勝,蓋兒對自己曾經和父親觀賽的經歷有感而發,加上水弟通報停水多年的火鎮地區出現漏水的問題,於是提出倘若他們能夠在週五前修復火鎮的漏水源頭,便通融小炎家族的店面繼續營業。水弟向小炎說明他在運河稽查期間,被急流捲入城市過濾系統而抵達小炎家裡的經過,兩者決定展開行動挽救火鎮的危機。當兩者搭乘熱氣球飛行期間,小炎論及童年與父親準備前往花園中央車站參觀花卉展覽,但礙於火族身分被拒於門外的過往,雙方在交流的過程中逐漸產生好感,水弟和小炎找到火鎮地區水壩上的破洞,險些被渡輪經過湧起的水勢捲走,費了一番功夫才用堆疊的防洪沙袋填住破洞。

水弟評估水壩的應急措施可以維持至週五,於是主動邀請小炎跟他約會出遊,小炎瞞著父母與水弟來往,兩者在元素市體會形形色色的事物,但是小炎仍有感於雙方水火屬性的差異。此前兩者用防洪沙袋填住的水壩破洞再次開始滲水,正當水弟與小炎商討對策時,柏尼發現水弟的存在甚感不悅,水弟遂誆稱自己是食品稽查員和經由小炎協助矇混過關。水弟向小炎吐露自己苦於和已故父親相處不睦的煩惱,陪伴著面臨父母期望而忐忑不安的小炎,發現小炎可將觸碰的沙堆變成玻璃與手藝天賦,靈機一動的小炎偕同水弟再次嘗試修復水壩,她將現場的所有沙袋轉化成玻璃,順利填補住破洞。柏尼為小炎的轉變感到欣慰,認為她是可靠的接班者,然而小炎趁夜瞞著家裡外出時,無意間被辛德發現了。

小炎依約拜訪水弟家族居住的高級公寓,經由水弟帶領認識後者的家人。一家人親切地招待小炎,水弟藉著眾人玩場哭泣遊戲的時候向小炎傾訴情意,這時候蓋兒致電給水弟,履行約定讓小炎一家能夠繼續經營店鋪。水弟的母親布魯克驚嘆於小炎在玻璃手藝方面的天賦,告訴小炎她已經連絡經營玻璃製造公司的朋友,這意味著小炎可獲得前往玻璃製造公司見習的機會。這項消息意外觸動小炎的情緒,水弟跟著小炎返回她的家裡,小炎驚覺自己長期以來遵循著家裡的期盼,卻沒有真正理解自己想要的事物,此時發現兩者關係的辛德出面和小炎、水弟對峙,面對辛德堅持水火不容的偏見和要求為兩者占卜的舉動,水弟在進行占卜的過程中,借用小炎的火光與自身折射光線的特性成功點燃占卜棒,藉由小炎的掩護提前離場。柏尼回憶起當年離鄉時拜別父親、但父親無動於衷的回應,偕同辛德慶賀小炎將成為繼任店主,令小炎頓時五味雜成。

小炎登門造訪水弟家,將約會期間製作的玻璃花球贈與水弟,水弟表明想要給她一個驚喜,帶領她抵達已廢棄的花園中央車站。蓋兒還特別允許小炎在20分鐘裡前往水下區域尋找她最喜歡的花,由水弟製造防護水泡保護她,小炎雖然對於自己實現兒時願望、看見美麗的花卉奇觀而喜出望外,但隨後她發現氣泡正在破裂,這讓水弟急忙護送小炎離開水下區域。小炎擔憂與水弟接觸肢體會造成雙方負面影響,但在水弟耐性的引導下逐漸適應和碰觸彼此,在浪漫的氛圍下翩翩起舞,水弟沉醉其中時道出深感幸運的話語,勾起小炎對父親的掛念,決定她必須返回家裡繼承家業,水弟與小炎甚至為了各自的價值觀與行動差異發生了爭執。

當小炎返家參加交接宴會,準備接管她父親的商店時,水弟出現在眾人的面前表達對小炎的愛意,小炎顧及父親的期盼而拒絕了他,盡管辛德現身認可水弟與小炎互為真愛,依舊無濟於事,柏尼獲悉小炎是釀成店裡管道受損的主因與水弟的戀情,當眾宣佈自己將繼續扛起維持店鋪營運的職責。小炎難過的離家出走,傷心的水弟也為了調整心情準備獨自展開旅行,兩者卻發現此前曾被玻璃填補的水壩出現潰決,洶湧的洪水讓火鎮氾濫成災。小炎連忙警告火鎮居民前往避難,嘗試著救出她的家族世代相傳的藍焰,還和因為擔心她的安危趕來救援的水弟會合,不料水弟和小炎很快地被洪水困在某個空間裡,雙方互訴情衷化解心結,水弟則受小炎的高溫影響蒸發成水蒸氣。

洪水退去後,小炎認為水弟已經犧牲而悲痛不已,她正視了自己的心聲,告訴柏尼她不想繼承家庭事業,為自己不符合家裡的期望致歉,柏尼告訴小炎她才是他們夫妻倆的夢想,一家人和解之餘相擁而泣。小炎看見天花板的水滴,想起她先前在水弟家作客時玩的哭泣遊戲,偕同父母藉由刺激水弟流淚救回他的性命,小炎向水弟表達愛意,雙方正式接吻,柏尼與辛德連同其他旁觀者為兩者獻上祝福。事件落幕幾個月後,柏尼與辛德將重新開張的店鋪交給火族熟識經營,小炎決定專修玻璃製作的專業,水弟也跟著小炎同行,最終水弟和小炎向各自的家人道別,前往小炎學習玻璃製造的地方。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